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文章汇总学术文章汇总
 
史傅德:寻找真实的马克思-彻底颠覆你的印象!
马克思并不是从一而终的马克思主义者。流行的马克思主义是1850年以前马克思的思想
 
 
论古典学派价值理论的分野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现代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对立,除了立场、观点、方法和意识形态的不同,在基本理论上主要在于价值理论上的分歧。
 
 
保罗·克鲁格曼:经济学家怎会错得这样离谱?
经济学家这个行当里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世界计量经济学会2017年中国年会专家精彩演讲集锦
6月9日-11日,世界计量经济学会2017年中国年会在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举行。Jonathan Eaton、Faruk Gul、周恕弘、萧政、Elie Tamer、林毅夫、陈晓红、洪翰、黄晓东、李龙飞等教授精彩演讲集锦。
 
 
世界著名计量经济学家邹至庄学术贡献
1929年,邹至庄出生在中国广东省中山市。他的父亲,Tin-Pong Chow,很多年前曾一直担任广州商会的主席。他的母亲,Pauline Law Chow,曾经在英国留学。邹至庄耳濡目染,受父母影响很深,从小就喜欢数学和经济学。
 
 
热烈祝贺邹至庄、陈晓红荣获2017年中国经济学奖!共享200万元奖金!
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中国经济学奖评奖委员会决定,将2017年中国经济学奖授予:邹至庄、陈晓红,奖励他们在计量经济学领域所做出的贡献。
 
 
为什么经济增长与政策的回归分析不能告诉我们任何信息?
政府通过政策来达到特定的目标。有时,政府想要的结果是值得的,有时却是有害的。为了评估两个截然相反的政府行为理念的政策效果和经验重要性,跨国回归一直是备选工具。但如果政府政策对经济或政治目标做出系统性反应,那么标准的增长回归模型——经济增长或任何其他绩效指标对政策的回归,无法告诉我们关于政策效果或政府动机是否良好的任何信息。
 
 
德国古典学家斯文•君特:古代经济史研究的新路径
新制度主义视角依然未能解决如何分析经济活动和经济话语的史料文献问题。有鉴于此,君特教授更倾向于运用E·高夫曼(E.Goffman)的“框架分析”(frame-analysis)提出了一种解读古代史料的新路径,即:古代文献的作者们会在其著作中利用其著作认可、反思和创造某些规则框架,来向他的潜在读者们表达其经济思想,甚至力图影响和改变读者的经验框架。
 
 
计量经济学研究的五大“黄金定律”
“邹氏检验”是试图解决一个重要的问题吗?答案应该肯定的。因为“邹氏检验”对于经济结构的转型研究是非常重要的。
 
 
金观涛: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恩格斯曾明确指出过马克思主义有三大来源,它们分别为德国古典哲学、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和空想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