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文章汇总学术文章汇总
Carmen ElenaDorobăţ:经济学家不是什么——不应该试图成为什么

 

经济学家是成为真理的捍卫者,还是以投机姿态与政治顶层合作分羹,成为呼风唤雨般指挥社会资源的“社会工程师”?本文对后面这一种选择作了不留情面的批判。


文:Carmen ElenaDorobăţ /译:David Wu


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本月发布的工作报告,意在展示承担越来越多政策工作的经济学家,多么应该把自己的工作看成与管道工大体相同。作者埃斯特·杜弗洛认为,“经济学家应该认真地参与管道工程,为了社会和我们学科的利益...[因为]管道工试图尽可能预测现实世界当中什么在发挥功效,注意到修补和调整是必要的,因为对于哪些细节至关紧要(以及如何至关紧要),我们的模型给我们的理论指导少之又少。”


她继续解释,以对话政策制定者和高层官僚为起点:经济学家-工程师经济学家-管道工(对立于“经济学家-科学家”),可以帮助政府了解政策实施的细节,如特定的消费者偏好,怎样的激励措施可以让人们接受负担得起的医疗护理,甚至如何使政府雇员更努力地为公民利益服务。


我想相反建议,经济学家不是以下三种角色,以颠覆这整个说法


经济学家不是企业家


杜弗洛认为经济学家向政策制定者提供的解决方案,例如设计详细、健全的计划和实施“择校机制、拍卖或肾脏交易市场”,实际上都只能由企业家提供。正如她自己所承认的,经济学家只能以“猜测”和“等待”来观察这种政策设计的效果会是什么。这是因为经济学家和他们所规劝的政府,不同于企业家,不能置身于市场之外进行面向未来的经济计算。


杜弗洛谈到印度喀拉拉邦的医疗卫生改革,并怀疑地问:“计划官员真认为,当每30,000人只有两名医生时,医疗职业人士在公共卫生和预防方面花更多时间是可能的?”为什么不可能?每千人需要的医生和诊治的正确数量,事实上应该达到多少才是可行的?关于这个医疗计划的特定细节,再怎么绞尽脑汁,恐怕也难寻正确答案,并因此令中央计划下的经济计算成为可能。至少印度官僚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他们永远无法实现的事情上。


经济学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使命


面对永恒不变的经济学规律和现实世界价格和市场的真理,经济学家可能心痒难挠。如此而已。尽管他们喜欢把自己看作是出类拔萃的人,他们无法以任何有意义的或有效的方式“修补”政府实施的计划,以使后者变得不那么扭曲或无用。那些政府声称想要解决的社会问题,靠企业家能够解决,但只有当官僚彻底地放弃事事干涉的时候。


经济学家不是诗人


因此,对诸如“学科和社会”来说,经济学家最好不要进行扭曲的类比。类比和隐喻,尽管有时是有用的,例如在向本科生传授经济学时,但对于科学本身的进步,没有什么太大作用。更常见的是,它们实际上减损和掩盖了人们试图揭示的原理或观念的真实性。


例如,亚当·斯密将社会中的货币和银行业务比作“驾空为轨”(waggon-way in the air),这种比喻成为如今难以避免的教条,也即关涉到一个经济体当中的相对价格,货币和货币政策是中性的(注:米塞斯系统批驳了这样的理论)。这导致价格水平变动和物理学上联通器原理的另一个误导性类比。经济思想史上散落着背离经济规律真理的修辞,而杜弗洛的文章也犯了类似的修辞错误。


经济学家不应该为经济政策“设计闸门”或“铺设管道”。市场不需要“经济学家-管道工”(或就这一点而言的“经济学家-科学家”),同样的,市场首先也不需要政府干涉。



文章来源:‘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