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AER百年史


该文是由波士顿大学经济系的Margo教授发表在AER(2011)上的一篇回顾AER发展历史的文章,是受Robert Moffitt(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经济系教授,2004-2010年任AER主编)邀请专为AER100周年纪念所写。


顺便提一下,宋铮教授的“Growing Like China”一文也是发在这一期。


一、引言

AEA的AER作为经济学的全球顶级期刊,可以视为AEA的一面镜子。作者基于将AEA视为向其会员提供商品和服务的机构,其中之一即为AER。


每期AER中内容的数量和类型的选择都是一项经济决策。任何时候,版面的分配都是主编在一系列约束下的职责。每一项决策均来自主编和其他AEA决策者的集体智慧,并最终反映着订阅者的需求。


广义而言,AEA所承担的或举办的活动并未随时间发生太多变动,但是AER发表的内容和版面的分配发生了重大变动。长期来看,AER给予原创性的研究——articles和shorter papers——更多的版面。历史上,AER给予长文(full length research articles)更多页数,是在集约边际上的变动(每期更多页数),而不是在广延边际上(每卷更多期)。在1980年代末以前,集约边际上的扩张主要来自对一些内容的移出。例如,AER以往用相当多的版面用于发表书评(book reviews),到1960年代末,JEL(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成立于1969年)接过了发表书评的“任务”。1980年后,每卷的页数增加了,但每卷的期数仍为4期。在100周年卷(即2011年),AER将首次出版6期。(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AER每卷有11期[1];且从2018年开始,AEA Papers and Proceedings将作为独立的杂志出版,而不再作为AER的五月期出版。)


在早期,AER包括的内容很多,其中很多在现在看来不能算作是经济学研究。二战后,经济学专业迅猛发展,对经济学家的需求也大为增加。这一扩张,同时伴随着专业上的劳动分工和时间配置的改变。PhD economists变得高度专业化,并在以期刊文章的形式发表其经济学研究上投入了大量时间。受此推动,AER对这些研究分配了更多的版面,并花费了更多的资源评价其初稿的质量。


AER和其长期竞争者(QJE,JPE)位于金字塔的顶端,这在一个世纪以前是很难想象的到的。


[1] 未将每年5月出版的AEA Papers and Proceedings计算在内。


二、  AER的发展历程:早期历史到二战

AEA成立于1885年。在最初的¼个世纪里,AEA一直在挣扎着让自己成为一家viable organization。这种挣扎,既有哲学意义上的,即定义自己的身份(defining an identity),也有现实意义上的,即支付其各种开支的账单。这两个目标高度相关。支付其账单,需要支付会费的会员。一般认为,直到1920年代,AEA才首次获得了有保障的财务基础。


AEA在最开始就在出版经济学研究,但在前¼的世纪里,其出版的内容都是多种类型的混合。出版主要形式是由AEA的创始人之一Richard T. Ely(1854-1943年;1879年获海德堡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881-1892年任教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1892-1925年转任威斯康星大学,1925年去往西北大学直到退休)建议的学术专著的形式,并命名为Publications of the 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PAEA)发行。理论上每年6期,但有时也对其中两期也进行合编。


PAEA首次报道年度会议的报告为1888年的第3卷的第3期(July issue),这也是真正意义上的首次Papers and Proceedings。包括在第二次年会上宣读的论文中的两篇和三篇报告的论文的摘要。其中,这三篇中有两篇发表在其他杂志,一篇发表在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另一篇发表在QJE。PAEA以专著和报告年度会议的形式连续出版了好几年;1896-1899年,PAEA形式上成为双月刊(Economic Studies系列),而专著的形式则偶尔刊出。到1900年PAEA建立了其专著的第三系列,职业论文(occasional essays)、Papers and Proceedings和第一本手册(Handbook)。第三系列后来演变为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 Quarterly(AEAQ),并在1908-1910年出版。AEAQ每年4期中的两期为学术专著,另外两期分别为Handbook和Papers and Proceedings。


PAEA可以说是个混装的袋子(a mixed bag)。AEA成立一年后,QJE开始公开发行出版(1886年),到1892年JPE也开始出版。大牌大学出版的大牌杂志直接同PAEA进行竞争。很快,Association开始变得依赖于经济史和经济思想史的研究,更不用提来自各大学的缺乏发表出路的高质量的博士论文,或者更甚的是,依赖于那些被其他出版社拒掉的论文。


出版协会自己的杂志的想法在1890年代早期被首次提出,这一诉求在1902年Jacob Hollander(1871-1940年,1891年和1894年分别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得学士和博士学位,1921年任AEA主席)的报告中达到顶峰。但由于担心财务压力,AEA执行委员会推迟但最终还是迫于Hollander和会员的压力,在1908-1910年间发行创办了Economic Bulletin(EB)。EB包括书评、博士论文发表公告(notices of doctoral dissertations published)、Personal and Miscellaneous Notes(涵盖了当前经济学领域学术、政府或其他科学职位的任命、会议声明等,以及其他一些经济学家感兴趣的事项)、“当前发表”版块等内容。


尽管EB的出版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会员要求出版一本Journal的要求,但很显然,EB不是Journal,因为它没有任何文章(articles)。1908年AEA才最终决定出版新的杂志——American Economic Review。实际上,在博弈后期,曾试图任命Frank W. Taussig(1859-1940年)为首任主编(Taussig当时是QJE的主编),其想法是意图将QJE变成AEA的官方杂志,但Taussig拒绝了。


AER的出版始于1911年的3月,此时,AER的内容是AEAQ和EB的综合,除了学术专著,AER包括了适当程度的论文(essays of moderate length,15-20页),并将其称之为“leading articles”,另外,还包括书评和其他一些内容,每年1卷、4期,每卷大约800页。AER首卷首期共有5篇leading articles。第1篇的作者为Katherine Coman(女,1857-1915年,美国社会活动家、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1880年毕业于密歇根大学,一直在韦尔斯利学院(Wellesley College)从教)。Leading articles之后是77页的书评和新书列表,再后是Notes等内容。如今较少有人有兴趣了解第1卷的4期发表了什么内容。


现在的年轻学者肯定会对当时著名经济学家在AER发表的频率高度羡慕。例如,Irving Fisher(1867-1947年)在1911-1919年初始的9卷里发表了6篇leading articles,还有11篇在P&P;Edwin W. Kemmerer(1875-1945年,毕业于康奈尔)4篇leading articles,7篇P&P。


AER首任总编辑(managing editor)是Davis Rich Dewey(1858-1942年,1909年AEA主席,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MIT任教),从1911-1940年。Dewey为AER设定了两个目标:一是对想成为经济学教师的研究生们有用的杂志;二是属于会员的,而不是属于主编或编辑们的杂志。他的愿景是使得AER为AEA普通专业会员服务,但在某种程度上远离前沿。远离前沿,可通过比较二战前AER和Econometrica(始于1933年)。1930年代末到1940年代初,在Econometrica发表的文章,绝无可能在AER发表。

   

                                         

如表1所示,AEA个人会员数量在1911年到1940年缓慢增长,平均每年增长约1.2%。个人会员数量受到经济周期的影响,在1920年代增长较快,但在大萧条初期几年中下降很快。初期个人会员量的缓慢增长在一定程度上被机构订阅所弥补。到1940年,给leading articles和短文的页码增加了,但给书评的变动不大。接替Dewey的Paul T. Homan(1893-1969年),从1941年至1951年任总编辑,但他事务繁忙,故Fritz Machlup(1902-1983年)成为执行总编辑。Machlup在其1944年报告中称,AER可接受的投稿严重减少,但坚称AER的净产出未受影响。


三、1945-1970年

1945年卷中leading articles的比例和1940年一样,但给短文的版面大幅增加,而书评则大幅减少。二战后,退伍军人大量进入大学,很多人选择了经济学课程。因而对大学经济学教授的需求大幅增加,并且经济学的研究范式(style)发生了变化,更具注重或强调正式的模型和数学以及计量经济学的应用。经济学家依然在写书,但更多的则是以期刊发表的形式传递其研究成果。Bernard Haley(1898-1993年,斯坦福大学经济系教授,1952-1962年AER主编;阿尔钦(Armen A. Alchian,张五常教授的导师)的老师,阿尔钦那篇被AER接受,但又为了纪念他而发在了纪念文集里)是第一个提供投稿数量的主编。


                                             

图1给出了1948年至1968年AER投稿量、录用量和接受率的变动情况。图1表明从1958年后,投稿量开始猛增,但每年发表的数量基本稳定,因而接受率迅速下降。随着投稿量的大幅增加,主编或编辑们难免犯错,包括第Ⅰ类错误(弃真)和第Ⅱ类错误(存伪)。【关于第Ⅰ类错误的经典例子可参看Gans and Shepherd,1994,JEP】


1969年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JEL)开始出版,主要包括发表评论文章、书评等和期刊目录和摘要。之后,在1987年又发行了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JEP)。因而,AER原来包括的内容被JEL和JEP接过了很大一部分。如表2所示,论文的平均长度显著增加,且articles和短文的占比越来越大,也即其发表的原创性的经济学研究更多了。


四、 1970年代至今(论文发表在2011年)

随着经济学的发展,经济学的子领域也越来越专业化,因而子领域的专业杂志开始发行,而且经济学杂志的数量也越来越多。有数据表明,到2000年,全球约有600本经济学杂志,其中一半在美国。因而评价期刊的质量开始量化,(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s)。但是,并不是期刊越久则其声望或影响越大,典型如Southern Economic Journal(始于1933年)从未取得Journal of Economic Theory(始于1969年) 的声望。


如图2所示,在1970年代早期,提交到AER的论文有所下降,很可能是由于新增杂志的冲击。到1980年代后录用率大幅下降,在2000-2006年约为8.4%。2003-2004年投稿率的激增,主要来自AER首次允许电子投稿。录用率的下降,很可能意味着更多中低质量的论文向AER投稿,而不是对真正高质量论文接受率的下降。


录用率的大幅下降,很可能会增加去真存伪的可能性。并且,高质量子领域期刊数量的增加,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拒稿的可能性。因为审稿人知道,高质量的论文或真正卓越的论文总会找到发表之处的。部分出于发展趋势的需要,部分出于对“去真存伪”的担心,AEA在2009年开始出版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系列。

     


五、引用分析

AER早期文章中大大多数引用率很低,例如Taussig(1911)那篇论文被引用1次,而首卷首期的文章中引用率最高的为Coman(1911)的文章,截止目前被引用48次。直到1930年代AER上发表的文章的引用率都很低。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经济研究在1950年代才开始迅速扩张,1960年代引用学术期刊上的文章才开始不断增加。


图3给出了1960-2000年发表在AER上的长文的被引用情况(不含P&P)。作者使用文章发表5-9年总引用率来度量。可以发现,被引用情况也随着时间不断增加。作者还给出了AER被“Top6”(包括AER、JPE、QJE、Econometrica、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和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引用的情况,图3显示其也在上升。但图3中被顶尖杂志引用情况没有标准化到每页,考虑到AER发表的文章长度有了显著增加(见表2),如果根据页数标准化后,该引用率的上升则会消失,也即论文平均长度的增加是被精英期刊引用率增加的渠道。



六、结语

AER是经济学顶级期刊之一,在上面发表文章会给作者带来荣誉(和金钱)。但AER并不是一开始就如此,其包括的内容一开始可以视为大杂烩。随着经济学专业的增长、随着经济学家投入更多时间用于写作研究论文,AER也在不断增加其给予经济学研究的版面。来自需求方的压力还会迫使AER做出改变,至于怎么改变,让我们拭目以待。



Abstract:Written in celebration of the upcoming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February 2011), this paper recounts the history of the journal. The recounting has an analytic core that sees the 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 as an organization supplying goods and services to its members, one of which is the AER. Early in its history the AER was a multi-purpose publication with highly disparate content. Over time the economics profession expanded and more economics research was produced, primarily in the form of journal articles. The AER accommodated this shift by allocating more resources to the refereeing and editing process and more space, absolutely and relatively, in the AER to research papers. Historically, the latter was accomplished mostly by moving other content (for example, book reviews) out most of which the AEA continued to supply elsewhere. Despite these shifts, the ratio of papers published in the AER to those submitted - a proxy for the acceptance rate - has declined precipitously over the past half-century.



文章来源:‘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原文信息 Margo,R. (2011).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A Century's Explosion of Economics Research.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1(1), 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