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为什么好的经济学需要好的理论


经济学试图模仿经典力学的微分方程是错的。物理学家能描述真空中球体任何一时点的运动,但他并不知道“为什么”球会运动。比较而言,人的行动逻辑学家知道为什么人在市场中交换,却无法提前预测任何时刻的实际市场价格,因为实际上任何价格都是“非均衡”的,而方程式所涉及的则是假想均衡价格。


为什么好的经济学需要好的理论

文:弗兰克·肖斯塔克

译:禅心云起


一般人认为,通过统计和数学方法,能将历史数据组织成一系列有用信息,进而能够作为评估经济状况的基础。还有人认为,从数据评估中获得的知识,恐怕只具有暂时的性质,因为现实现象的真实本质,是不可能为人所知的。

 

某些经济学家,例如米尔顿·弗里德曼认为,由于无法确定「事情是如何运作的」,因此,理论的基本假设为何,则无关紧要。按这种思考方式,真正关键的,是这个理论能产生好的预测。

 

据弗里德曼所说,

 

「实证科学的最终目的是要发展一种『理论』或『假说』,它能够对尚未观察到的现象,做出合理的和有意义的(即不是自明的)预测。(…)对某一理论的『假设』所要提出的相关问题,不是它们从描述上说真实与否,因为它们从来就非真实,而是这些『假设』,对我们当前的目标而言,作为近似物是否够好。而且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只能通过观察该理论是否起作用,也就意味着,观察它能否得出足够精确的预测。」(弗里德曼《实证经济学》)

 

例如,一位经济学家认为,消费者对商品和服务的支出,是由可支配收入决定的。基于这种观点,他形成了一个模型,然后通过统计方法进行验证,接下来把该模型用于评估未来的消费方向。

 

倘若模型不能产生准确的预测结果,则可以通过添加其他解释变量,来替代或修改这个模型。在这里,消费者支出和各种变量的相关程度如何,以确保这个模型能作出良好的预测,才是重要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位经济学家所要求的,无非就是在因变量和其他各种变量之间建立良好的契合。

 

在这种思维方式下,我们根据各信息相互间的契合度如何,来形成对现实世界的看法。

 

但请注意,通过建立个人消费支出与其他各信息之间的良好契合,一个人没有真正解释消费者支出的本质,而只是描述了某些情况。

 

一个人,虽然证实了消费者支出的变化与各种统计数据的变化密切相关,可并不能道出事情的本质。这种类型的信息,没有告诉我们多少根本原委。消费者支出与可支配收入之间良好相关性的证实,并不意味着支出是由可支配收入引起的。人们也很可能发现,它和其他某些变量有着很好的相关性。这是否就意味着其他变量是消费者支出的原因呢?

 

我们要搞懂数据,就必须有一个理论,靠自己就能站稳脚跟,而非来源于数据。

 

这样一个理论的核心,是它必须源于某些不能被驳倒的事实。比如说,一个基于人有意识、有目的行动的理论,就是符合这个要求的。

 

人有意识和有目的行动的这个陈述,是不能被驳倒的,因为任何试图这样做的人,都会有意识地和有目的地去行动,也就是说,他自相矛盾了。(他有意识地设定一个反驳「人有意识和有目的行动」这个命题的目标)。

 

这种方法的创始人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将其称为人的行动学(praxeology)。利用人有意识和有目的行动的知识,米塞斯能够推导出整个经济体系的大厦。

 

因此,米塞斯的结论是,和真正原因不为人所知的自然科学相反,在经济学中,人有意识和有目的行动的知识,使我们能够确定真实原因之根本所在。借助这种思维方式,种种原因源于人本身。

 

根据罗斯巴德的说法,

 

「米塞斯喜欢在课堂上举如下例子,来表明人类行为的两种基本处理方式之间的区别,那就是在高峰期观察纽约中央车站人的行为。他指出,『客观的』或『真正科学的』行为主义研究者会观察到经验事件:例如,在特定的预测时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漫无目的。这就是他所知道的。可人的行动的真正研究者,从一切人的行动都是有目的的事实出发的,会看到人们早上从家里出发赶火车是为了上班,晚上则相反。那么,揭示和了解更多人类行为的是谁,哪一位才算是真正的『科学家』,就是显而易见的。」

 

为什么自然科学方法

不适用于经济学

 

由于自然科学采用了统计学和数学方法,经济学家一直嫉妒自然科学的实践者。他们认为,将自然科学方法引入经济学,会导致我们对经济领域的理解取得重大突破。

 

自然科学家可以隔离各种因素,可并不知道支配这些因素的规律。

 

他所能做的,无非就是对识别出来的各种粒子,假定那些支配其行为的「真正规律」。

 

他永远不能确定「真实」的自然规律。对此,罗斯巴德写道,

 

「这些规律只能假设。它们逻辑推导的结论,要借助于实验事实来验证,这样验证过的结论,才能确定它们的有效性。纵然解释了事实,推断和事实一致,物理规律也不是绝对确定的。因为还有某些规律,可能被证明更完美,或被证明有能力解释更广泛的事实。因此,在物理学里,必须这样假设那些预设的解释,其本身或结论可被经验验证。即便如此,这些规律也仅是暂时的,而不是绝对有效的。」(罗斯巴德《通往效用和福利经济学的重建》)

 

在自然科学中,我们不知道真正原因。但我们已经看到,对经济学来说,并非如此。

 

人追求有目的行动的事实,意味着我们知道经济科学领域中的原因——它们源自于人类本身而非外界因素。

 

在经济学中谈到真实原因,我们不必运用假设——我们知道这些原因。因此,我们不需要借助统计和数学方法的任何经验测试,来验证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

 

例如,与流行的思考方式相反,个人在商品上的支出,不是由实际收入本身引起的。

 

在自身独特的背景下,每个人都决定一个给定收入,有多少要用于消费,有多少要用于投资。诚然,人们会对收入变化做出反应,可反应并不是自动的。

 

每个人都针对他想达到的一组特定目标,来评估他的收入变化。他可能认为,由于收入增加,增加投资而不是增加消费,对他更为有利。

 

此外,一个逻辑演绎的理论,能让我们确定数据和理论之间可能存在的差异原因何在。例如,根据经济理论,个人给予他现在拥有的而不是将来拥有的一样财货更多的重视。这一结论源于这个事实:人们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命和福祉,不得不在当前而不是到将来才消费。基于这一思考方式,利率就不会是负的。然而,如果我们确实观察到负利率,这并不违背理论,而是迫使分析者揭示这种情况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他最有可能发现,观察到的数据和理论之间的差异,主要是由于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

 

结论

 

要形成有关经济状况的观点,如依赖统计数据作为基础,就会产生令人怀疑的结论。至于现实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从统计数据并不能得到多少信息。确定根本原因所需要的,是一个从逻辑上解决问题的理论,它「靠自己站立起来」,也就是,一个不源于数据的理论。米塞斯提出的理论,符合这一要求。他的理论,建立在人有意识和有目的行动的基础上,能够揭示经济领域的真正原因。他认为,因果关系源于人而不是外部因素,因此任何定量模型都是不可能的。分析应该是定性的。

 

米塞斯说:

 

「我们之所以反对数学的方法,不仅仅因为它的无效性,而且因为它完全是一个劣质的方法,它从错误的假定开始,导致荒谬的结论。它的推论不仅是徒劳的,而且使我们的心智远离实际问题的研究,同时曲解了各种现象之间的关系。」(米塞斯《人的行动》)




文章来源:【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