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波士顿大学教授Dilip Mookherjee谈经济学研究方法

Dilip Mookherjee,世界最著名的发展经济学家之一,波士顿大学教授,Econometric Society院士(2008年),波士顿大学发展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1982毕业于LSE,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先后在斯坦福大学和波士顿大学任教。研究兴趣为:发展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合约理论。在经济学顶尖期刊Econometrica,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Journal of Politcal Economy,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等期刊发表论文三十多篇。他不仅学术研究水平高,而且上课效果极佳(曾获波士顿大学最佳教学奖)。


微信截图_20180622102057.png

中国印象:今昔对比,中印对照


Dilip Mookherjee教授曾于1988年来访中国,当时人们还穿着统一的蓝制服,戴着红军帽。时隔30年再访中国,中国已经呈现了全然不同的面貌。

“当今的中国与30年前相比,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30年间,中国从一个不发达国家发展至如今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这是一次巨大的飞跃。高楼耸立,街道宽阔,人们衣着笔挺、神采飞扬,社会秩序井然,人才教育优质,视野寰宇全球,这些发展成果举目皆是。中国在短短30年间能在诸多方面取得如此卓越的成就是十分瞩目的。”


尽管中国的正式制度并不十分完善,但1988-2018这30年间,中国经济在不完备的正式制度中实现了奇迹般的飞速增长。Dilip Mookherjee指出,中国的这种经济增长模式在很多方面都有独特性,中国的发展并不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两者在司法制度、行政体系都存在差异,而中国这种特殊的模式利弊皆存。

“Acemoglu和Robinson有一本讨论国家为何失败(why nations fail)的书,主要内容是关于制度的理论探讨和其在增长和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但是他们的理论在中国并不完全适用。我们主要关注社会网络、社区网络等一些独特的非正式制度的影响。这些非正式制度可以作为不完备的正式制度的补充。我们发现,非正式制度确实在民营企业的进入决策中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来自相同地方有相同社会背景的人群之间有很强的学习效应。这是中国处理不完备的非正式制度的办法之一。”


中印两国地缘接近且国情相似,谈及两国经济发展状况,DilipMookherjee认为,从经济增长上看,近年两国经济增速接近,但两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差异显著。印度从未进行过完善的土地改革,且其教育质量、医疗水平上远低于中国,使印度的发展缺乏坚实有力的基础。另一方面,印度国内相较复杂的种族、语言、宗教关系,给政策推行造成了一定的困难。在这种背景下,印度能够取得与中国相近的经济增速,也是十分了不起。Dilip Mookherjee同时指出,增长并不能代表一切,关键得有发展。经济增长还需考虑环境保护、人力资源发展等问题,而在这一方面中国的确比印度做的更好。

研究方法:理论与实证的关系


Dilip Mookherjee教授在经济学领域卓有造诣,他的研究领域包括发展(development)、收入不平等(inequality)、契约和组织理论(contract andorganization theory)等,他在国际顶级经济学刊发表多篇相当具有学术影响力的文章,也在研究领域中获得很多奖项。如此丰硕的科研成果,不仅体现了Dilip Mookherjee对经济学独到的见解思考,也展现了其作为经济研究者对研究方法的整体把握和对研究形式的细敏洞察。

“经济学不同于物理学,并不存在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法则。经济学更像是进化生物学。生物学中有关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原理。但是每个生态系统都不尽相同,而达尔文的原理在其中的应用方式也随之变化。从大体上来说,每个生态系统都符合达尔文的原理,但是每个系统都有自己独特的动态特征。类似的,在经济学中我们也需要对每个地区、每个行业进行单独考虑,在回答政策问题之前,先弄清楚这个特殊的行业或地区的运行原理。科学理解必须先于政策研究。而要达到科学理解,我们既需要理论研究,也需要测试这些理论是否正确。这也就是说,理论和实证是缺一不可的。” 

Dilip Mookherjee深入浅出地剖析了政策研究与科学理解、理论与实证之间的关系,即理论与实证相结合,科学理解先于政策研究。“在经济研究中,只有很好地结合理论研究和实证分析,我们才能够弄明白背后的影响机制,而在此基础上,才能够去进一步完善现有的经济政策”。


对于经济学研究,DilipMookherjee总保持着一种严谨的科学态度与孜孜不倦的求索精神。Dilip Mookherjee 认为“科学知识就是在这样的理论和实证的反复中得到的”,而这种在理论与实证中的反复验证需要极大的耐心。经济学研究不止于此,Dilip Mookherjee依然在不断地探索经济学新的研究方向与领域。继政治经济学的发展后,Dilip Mookherjee 对社会网络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他提出“不把政府和市场当作仅有的两个可选项,并把(社会)网络当做第三个重要维度纳入考量”,考虑把社会学吸收进经济学的疆土之中。至于如何设计发展体制,DilipMookherjee表示,可供选择的范围很宽泛,如政府导向体制、纯市场导向体制和社会网络体制,也包括与非营利性非政府组织等的合作。其中社会网络是权力分散的一种形式,它在其中如何发挥作用的,要准确回答这一问题是一项很大的挑战,这也是未来经济学的发展方向。

 

实证方法:简约方法和结构性方法


Dilip Mookherjee 始终用辩证的思维方式看待问题。随机对照实验和自然实验、简约方法(双重查分、断点回归)和结构性实验这些实证方式各有优缺点。

“随机对照试验是非常重要且有用的工具,但并不意味着它是最好的。在特定设定中,它可以帮助我们克服确立因果关系时通常会碰到的一些困难。但在实验进行时,有许多因素是该实验所在环境特有的,而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哪些是重要的、会影响结果的。正是出于这种外部有效性的考量,有学者正致力于重复已有实验,看结果可否复制。但这样做的成本很高。随机对照试验的这些局限,有时可以在自然实验中被克服。但结果准确性有缺失。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们应当两种都予以尝试。”

关于简约方法和结构性方法,Dilip Mookherjee讲道,

“我倾向于认为两者之间是互补关系。传统的简约方法在检验不同理论时是十分重要,因为在检验理论时,我们不知道哪个理论在这个特定环境下是最正确,最无偏差的。此时简约方法优于结构性估计,因为在做结构性估计时,必须先设定一个具体的模型。我们必须确保这个模型能够描述事实,之后的估计才是有意义的。宏观经济学、产业组织中的许多研究过分结构化了,而忽略了对于模型有效性的检验。” 

Dilip Mookherjee的辩证思考,更大地体现在他善于权衡利弊,直取优点,实现了两种方法的融会贯通,由此形成了自己最理想的研究方式:(1)首先花大量时间运用简约方法,找到正确的模型或理论。做实证研究时,与当地人们交谈,了解他们看问题的角度;(2)确定具体模型和大量相关实证证据后,对该模型进行结构性估计。但在做结构性估计前,必须确信所用模型是符合现实情况的。


思维方式:思想开明,敢于质疑



Dilip Mookherjee 的研究总是能带给人惊喜,其研究出发点十分平实常见,但得到的结果却总是出人意料。思想开明,敢于质疑,并付诸理论与实证的不断反复验证,这当是Dilip Mookherjee 常常能于常情常理中发现新问题新想法,并不断给人制造惊喜的重要原因。

“你需要始终保持开放的思维,这是最为关键的一点。这意味着要尽可能地去放下偏见和预想,去质疑一切,而不是把它们视为想当然的存在。要准备好迎接惊喜。而你真正发现惊喜的时候,正是你从研究中有所收获的时候。如果一项研究只是证实了你的预想,那也可以说是你毫无收获。所以我认为学习的关键就在于思想开明,乐于发现和接受各种惊喜。”

Dilip Mookherjee的研究范围十分广泛,涉及发展经济学、政治经济学、合约理论、产业组织、博弈论等。但Dilip Mookherjee表明,自己的研究兴趣点在于中间商和中介。社会的问题症结往往在于如何选择正确的中介和如何制定合理的激励机制,这也是他研究的主线。不过,在项目研究之初,Dilip Mookherjee表示,其实是想了解印度孟加拉邦——他的故乡的农民,理解试图理解土地、土地所有制、土地改革的本质和土地改革如何改变了生产力。但在与农民的交谈中,他发现问题并不在于土地制度改革,而在于信贷约束和市场营销手段。农民所面对的问题并不是土地产权,而在于如何获取贷款以种植经济作物及如何销售经济作物。

“从那时起,我开始对中间人感兴趣,因为当地农民是把产品销售给中间人的,由此我开始研究这之间的种种关系。所以确实是,一个问题引出了另一系列的问题。我一开始研究土地,随后放弃土地转而研究信贷,而完成了一些有关信贷的研究之后,我发现还需要在营销上做更多的工作,因而开始了对中间人的研究。”

研究是一个不断生疑的过程,是思维不断撞击的过程。一个问题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从最初的研究问题,到如今如此宏大的研究版图,生成了Dilip Mookherjee的思维导图和思想轨迹,也展现了DilipMookherjee不断迸发的灵感和深化的思想。

“我也没曾想到我在政治经济学和中间人上的工作会同时开始,这几乎是下意识的。而随后我意识到,这两者本质上是非常相似的问题。所以我现在所作的工作主要是研究在选择中间人时,在私人部门和地方政府之间抉择。”

Dilip Mookherjee善于从细微处发现问题,其研究也多集中于微观层面,但同时也尝试思考所做研究的宏观意义。

“理想的情况是应当把微观层面的工作加总到宏观层面上。但是在现实中,不同环境区别极大,在不同的环境下的研究很难加总。我最近的有关中国经济增长的研究,其实就是在这方面进行的一次努力。我们试图考虑到社区网络之后对经济体的总体影响,并与现存的增长理论进行对比。这样的加总工作是可行的,但其所面临的挑战并不在于理论层面,而在于实证方面,要取得能用于加总的数据,难度是非常大的。”


研究建议:着眼当下,关注时事


对当前社会有意义和价值是任何学术研究的出发点。那么如何寻找有意义的研究问题和话题呢?Dilip Mookherjee 建议通过与人交谈、阅读报纸来找可研究的问题,这有助于我们了解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关注着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事情,研究这个时代存在的问题,是研究的应有之义。

“我过去曾花了10到15年时间研究森林采伐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我和合作者在喜马拉雅山脉一带进行了一些长期项目,我们采访了许多住户、社区,试图测量森林采伐造成的经济损害程度,了解它发生的缘由,以及它是如何与经济增长交互影响的。所以我们的研究应当来源于我们这个时代所存在的问题。”

Dilip Mookherjee指出一个问题是否值得研究有两个标准:(1)这个问题应当是会影响人们的生活和经济发展的重要问题;(2)这个问题不应是学术上已有相当成熟研究的问题,我们应当多去做一些原创性研究。在访谈中DilipMookherjee一直都强调开放思维对学术研究的重要性,其次他陈述了自己研究方法。

“不要局限于简约方法或者结构性方法。先去看看能得到什么样的数据,多与问题相关者交流,对于什么样的理论模型能够适用要有一个准确的认知。在你试图回答一个问题之前,必须要先对整个问题有科学的理解。在提出政策建议之前,你至少要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我所推崇的一般性的研究方法。”




文章来源:

文章转载自【SOE.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