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复杂经济学家:一群激情澎湃的离经叛道者


  主要观点  


  • 复杂经济学家:新古典经济学的一些关键性假设在某种程度上已不值得信赖


  • 传统经济学家:复杂经济学还须拿出更多证据,说明其理论和框架的优越性




罗汉堂学术委员、复杂经济学奠基人布莱恩·阿瑟(Brian Arthur)在《复杂经济学:经济思想的新框架》一书中写道:“每隔一段时间,一门学科就会陷入动荡时期。曾经被视为理所当然的旧思想似乎不再那么可靠,学者们正在寻找可以取代它们的思想。经济学现在就正处于这样一个时期。”


与新古典经济学不同,复杂经济学家认为传统经济学中的一些关键性假设,比如完全理性、一般均衡、收益递减以及个体面临的问题都能被明确定义等,在某种程度上已变得不值得信赖且过于刻板。“在标准新古典主义方法之外,经济学之门已向其他方法开放,”阿瑟写道。


数字技术的进步使世界更加紧密相连。构成一个社会的独立个体相互联系、相互影响,世界正成为一个日益复杂的系统。复杂性研究认为,系统中相互作用的元素会创造出一个模式,而这个模式又反过来导致其中的元素发生变化或适应


无论是道路车流中的汽车对相邻汽车做出反应,还是人体系统中的细胞对其他细胞和病毒做出反应,复杂性理论探索单个元素如何对由它们创建的模式做出反应,以及最终会产生怎样的模式。


质疑与挑战


作为一门从诞生至今不过 30 多年的新兴学科,复杂经济学家们试图挑战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在过去 150 年中奉行的基本假设和观念,这并非一件易事。


第八期《罗汉堂前沿对话》邀请到了全球多位在该领域有着深厚理解和建树的专家,包括复杂经济学创始人阿瑟以及四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尔文·罗思(Alvin Roth)、托马斯·萨金特(Thomas Sargent)、本特·霍尔姆斯特伦(Bengt Holmström)和埃里克·马斯金(Eric Maskin)参与线上研讨。在此次研讨会上,复杂经济学也受到了来自主流经济学家的挑战和质疑。


2007 年诺贝尔经济学家获得者、哈佛大学教授埃里克·马斯金在问答环节指出,复杂经济学目前依然处在主流经济学大门之外。


他以丹尼尔·卡内曼(Daniel Kahneman)和阿莫斯·特沃斯基(Amos Tversky)开创的行为经济学及其展望理论(Prospect Theory)为例,指出行为经济学之所以受到经济学界的认可,并获得巨大成功,是因为其找到了传统经济学的漏洞,并找到了更为有效的替代方案。马斯金教授认为,复杂经济学家需要拿出更多的证据来说明自身理论和框架的优越性


针对马斯金的质疑,牛津大学教授多恩·法玛尔(Doyne Farmer)认为,复杂经济学是一场革命。相比传统经济学,它用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方法论。不过,法玛尔也认同复杂经济学家还需要在预测、评估和理解政策在社会整体中所发挥的作用等方面做得更好。他还指出,复杂经济学领域正在沉淀大量的学术著作,希望学术界能够给予复杂经济学“公平的聆听”,主流期刊也能发表与复杂经济学有关的论文。法玛尔以博弈论通过半个多世纪才被学术界广泛接受为例,希望大家能多给复杂经济学一点时间。


耶鲁大学教授约翰·吉纳科普洛斯(John Geanakoplos)是本次研讨会的点评嘉宾。他认为,复杂经济学研究非均衡、自适应、演变、收益递增、路径依赖等一系列杂乱且动态的现象,就跟现实生活一样。复杂经济学之所以蓬勃发展,有许多原因,但最重要的有两点。首先,复杂经济学融合了多个学科的知识,具有开放和协作的特点。其次,这代表了回归经济学本质的趋势。


众所周知,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在初生阶段也是一个全新的跨学科事物,其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运算。复杂经济学的诞生并不是偶然,它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而应运而生。吉纳科普洛斯认为,经济学已经到了回归本源、拥抱其他学科知识和新运算方法的时候了,经济学家应该像以往一样更多地了解其他学科的想法。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王能评论道,复杂经济学家可能需要重新定义该学科,因为主流经济学理论已经很大程度上包含了网络经济学和一些其他理念。


斯坦福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研究员艾丽莎·克莱尼延胡斯(Alissa Kleinnijenhuis)则认为,在金融领域,复杂经济学观点被运用于许多主流经济学论文的模型之中,这恰恰说明了复杂经济学近年来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另外,在产业界,复杂经济学的理念也已被广泛接受。



结论


最后,阿瑟总结道,复杂经济学将与新古典经济学共存,就像非线性数学从未取代线性数据,相对论和量子物理与牛顿理论共存一样,因为这两种学派都是社会需要的。


很多人认为,复杂经济学背离了理性。阿瑟却不这么认为。“我想提醒大家,严格来说,每个个体都处在不确定的状态。他们不知道其他人在某个特定模型中在做什么,每个个体都处在发现行为当中。”


阿瑟认为,复杂经济学并不是想取代传统经济学。复杂经济学不假设均衡,也不假设理性,试图从更为实际的假设出发来看待经济问题。“我们会通过不同形式的经济学,行为经济学也好,复杂经济学也罢,来解决非均衡、未明确定义的情况。”



文转 | 【罗汉堂观点】公众号